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嘀嗒文学 >> 乘龙佳婿 >> 第374章 本是同根生,性情各不同

第374章 本是同根生,性情各不同

虽然知道葛雍的所谓掐死你,只不过是玩笑,而葛老太师之前一再放风说冼云河等人非杀不可,也许同样只是做一个姿态,试探试探他的态度,但葛雍对朝中可能有的反应满不在乎,同时大包大揽善后的那种态度,张寿当然要领情。

所以,当葛雍说不回公堂,直接回房去歇着的时候,他不但把人送回了房,还去打了水来,亲自服侍对方洗了脸,又接过了阿六送来的饭菜,陪着老师好好吃了一顿饭。当然,在饭桌上,丝毫不顾食不言寝不语这老规矩的葛老师,少不得拉着他又探讨了一番天文。

天知道张寿一听到那些星辰轨道的时候,脑袋到底有多大——就算曾经是理工科毕业,有几个人在高等数学考了A之后,会饶有兴致去辅修行星彗星轨道问题?

直到葛雍饭后又拉着他消食散心谈算经,张寿在不得已之下,只能硬着头皮直接抛出了平面直角坐标系让老人家去琢磨用场,这才得以成功脱身。当然,被这种全新的体系缠住,老人家再没有心思睡午觉,甚至连晚饭会不会顾得上吃这种问题,他只能说一声抱歉了。

反正葛雍是活到老学到老的人,那才是真正的学霸!

从葛雍那客房里出来,张寿却发现门外头不止是一个阿六,还有朱二和张琛。只不过,相比满面兴奋的张琛,朱二却是被张琛揪着的,一副想走却没能走成的窘态。果然,等到他招手示意两人跟出来再说话,朱二就一路走一路叫起了撞天屈。

“我这饿得连午饭都没吃,六哥却不放我们进去,说是别打扰了葛祖师和你说话!我这就说要走,回头吃完午饭再来,张琛却硬是不让,他也实在是太霸道了,我们白等了好久!”

张琛恨得抬起一脚就往朱二踹去,眼见人躲得飞快,他这才悻悻地想要开口,结果就只听张寿吩咐阿六去找点吃的送去房里,随即就示意他们俩跟着去住处。于是,张琛鄙视地瞥了一眼朱二,连忙快步追上,把自己之前和朱二在两桩案子间隙说的那些话又复述了一遍。

尽管在人前滔滔不绝丢出了一个所谓合作社的计划,但张寿确实打算先把有蒋大少这颗最好棋子的纺纱这条线先抓起来,然后再考虑其他,如今听到张琛自告奋勇要求去整合众多织坊和织工,又信誓旦旦地说朱二打算去组织海外带来的棉重试种事宜,他顿时有些愕然。

他没想到两人竟然不但听到了他的话,而且还当真了,又好气又好笑的同时,却也不得不承认两人确实很有眼光……

只不过,这件事他才刚刚提出,还不至于这么快做决定,干脆就一路走一路问两人想法,结果,好歹还实际开过织坊的张琛倒是能说出点思路来,而朱二……那根本一看就是被人赶鸭子上架的,支支吾吾老半天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想到朱二那所谓好农的人设还是他给指点的,张寿此时顿时哭笑不得,知道必定是张琛生怕一个人不够分量,于是拖上朱二一起。他更知道,相比在京城因为天赋正崭露头角的陆三郎,性格莽撞冲动却敢打敢拼的张琛,朱二实在是平庸了一些。

想想这位二公子也确实悲催,祖母、父亲、继母,人人都是雷厉风行敢说敢做的性子,长兄文武双全,就连看似任性冲动的朱莹,却也敢作敢为。都说鹤立鸡群,朱二却犹如鸡立鹤群,从小就被打击得太惨了。

于是,等回到住处,他见阿六已经送了一盒点心来,示意张琛和朱二先填填肚子,他仔细合计了一下,就对张琛和朱二说道:“你们回去好好做一份详细的计划给我,回头我看过之后,如果觉得不错,那么交给你们来组织筹划,也未尝不可。”

见张琛喜形于色,一口答应后,连吃了一半的水晶糕也不顾,直接先跑了,撂下满脸难色的朱二在那,他就不得不提醒道:“你不要只一个人闭门造车,出去多找人帮忙,之前冼云河也拉了一些棉农做的那桩惊天大案,你不妨去找小花生帮忙,让他给你找几个人商量。”

朱二却觉得这不大可行,当下吞吞吐吐地说:“我和那些家伙就只是在行宫里头见过一次,而且多数都没怎么说过话,再说冼云河和几个头目都在牢里,接下来还要流配,万一人家怀恨在心,又或者嘴上不说,行动上使绊子怎么办?”

“你想太多了!你之前能放得下架子,跟着老咸鱼又是跳海,又是闯行宫,又是游说大皇子,来了那么一次奇特的冒险,你不知道外头有人说你是仗义二公子吗?不管是谁,对曾经同甘共苦过的人总会对几分好感,你怎么就忘了你还有这样比张琛更有利的优势?”

朱二听着听着,渐渐就眉飞色舞了起来,最终使劲一拍手道:“对,死马当作活马医,我去试一试!嗯,老咸鱼他还欠我好大的人情呢,不愧是我的未来妹夫,就是想得周到……呃,我先走了!”

未来妹夫这四个字他常常挂在嘴边,可此时话一出口,他陡然之间醒悟到今天和别时不同,慌忙打了个哈哈转身撒腿就跑,那速度之快,就犹如有什么洪水猛兽在后头撵似的。

见此情景,张寿怎么看怎么觉得可疑,但他这两天连轴转,实在是有点累坏了,也就没太往心里去,哑然失笑摇摇头后,他终于忍不住再次打了个哈欠。可就在这时候,他听到耳畔传来了阿六那幽幽的声音。

“少爷是不是忘了什么?”

“忘了什么?”张寿有些睡眼惺忪地问了一句,等发现没回答,他侧头看了一眼阿六,见少年正有些不满地瞪他,他这才猛然之间醒悟到,他确实忘了一个人。

那位最应该第一时间出现,然后从来都是欢声笑语的大小姐……怎么不见了?联想到朱二那奇特的反应,阿六此时那不满的提醒,他忍不住有些苦恼地捂着脑门,叹了一口气问道:“说吧,莹莹又跑哪去了?”

别告诉我说又跑回马骝山去钻地道了就好!

“大小姐回京去了。”阿六的回答,照旧的简单直接明了。见张寿微微一愣,他想了想,最终补充了一句,“她带了朱宏他们六个人,还有马车。”

得知那辆赵国公府特制的马车,大小姐总算还是记得带着一块走了,而且这一趟是回京,张寿顿时稍稍放心了一些。只不过,尽管对于朱莹的性格知之甚深,对于她这样来无影去如风的风格,也深有体会,但他还是觉得大小姐这一趟回京实在是有些突然。

他疑惑地问道:“是京城赵国公府出什么事了,她这才急急忙忙赶回去?”

然而,他的询问,遭遇的却是阿六那有些鄙视的眼神。这时候,张寿方才反应过来,朱家兄妹三人全都在沧州,如果说朱廷芳是和他一样的奉命而来,不能擅离,赵国公府朱家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朱二理应跟着朱莹一道走!

怕挨打于是家里有事也不回去这种理由,在朱二身上是不存在的。如果家里有事朱二却硬撑着不回去,朱莹揪也会揪人回去,一个大小姐要是不够,还有朱大公子呢!

想到刚刚朱二确实有些心虚,张寿不知不觉就沉下了脸:“那么,是莹莹他二哥又闯了什么祸,于是要她赶回京去帮忙说情和善后?”

“不是她二哥,是你。”

阿六第一次觉得,一向挺聪明的张寿怎么就变笨了。简简单单七个字出口,见张寿满脸惊诧,他只好又补充了一句:“她是担心你。”

张寿一下子就明白了。他轻轻拍了拍额头,随即就摇头笑道:“按照她的性格,还真会这么风风火火。她要是先等一等就好了,我刚刚和老师把话都说透了,老师恐怕早就猜到我会对冼云河他们网开一面,所以早有预备。再说,如果真有人揪着不放……”

他顿了一顿,不以为意地说:“大不了我也去琼州府体会一下当年东坡居士的滋味。”

阿六顿时眉头大皱,一张素来就冷峻的脸一时更加冷了:“你去她也会去的!”

张寿没想到阿六居然这样把自己噎了回来,他很想说自己又不是求流放海南,只是想去考察一下那边的环境,看看如何大批量培育橡胶树,但他知道阿六就是想告诉自己,朱莹那性格是认准一条路就决定会走到黑,认准一个人就永远不会放弃的性格,一时顿时无言。

说来也是,这年头的琼州府和后世那个度假胜地海南岛不能划等号,再考虑到陆路远到半年都未必能到,海路却也有天气以及各种风险,他只能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一个人无所谓,但如若再加上朱莹……那还确实得从长计议!这个年代的水土不服可是能要人命的!

既然朱莹已经动身回京,问明出发时辰之后,张寿确定人根本追不回来,他又确实是又累又倦,干脆便撵了阿六出去,自己上床睡了个午觉。

等到醒来的时候,他就只见屋子里一片昏暗,第一反应便是天怎么还没亮……足足好一会儿,他才醒悟到自己之前是在睡午觉,这会儿不是还没天亮,而是外间已经天黑了。

他用手背搭着脑门,喃喃自语道:“居然睡到日夜都分不清了,还真是……”

虽然没人来打搅自己,能够睡一个直到自然醒的好觉,这是好事。但睡午觉和晚上睡觉不同,当他翻身爬起来的时候,却只觉得整个脑袋都昏昏沉沉,半晌都缓不过来。

等他下了地,懒洋洋地穿衣服时,突然就听到了外间传来了叩门声。那叩门声规律而又有节制,咚咚咚地三下,停顿片刻又是三下,继而停顿一次,再是三下。仿佛他如果不开门,那敲门就会永无止境地重复持续下去。

“来了来了!”

见外头人锲而不舍,张寿只能手忙脚乱地系好了衣带,粗粗整理了一下头发,随即就直接趿拉了鞋子到门口,一开门就看到了朱廷芳正站在外头。早就料到如此连敲门都一丝不苟的人肯定是未来大舅哥,他就开口说道:“怎么,可是有什么要事?”

“没有要事,只不过看你晚饭都没吃,所以来看看。”朱廷芳一副我没看过人睡那么久午觉的古怪表情,上下打量了张寿好一会儿,见人也不尴尬,一本正经和他对视,他这才开口说道,“望海寺那边派来一个和尚,找我商讨怎么把地道里的碑石运出来,你的意见呢?”

那见鬼的玩意根本不用理会就好!

张寿在心里这么念叨了一句,但是,在朱廷芳面前,他却不得不露出相对谨慎的模样:“那块石碑几乎埋藏在地道最深处,我和莹莹空手进出,都要耗费很长时间,更不要说派人进去,拖拽这样沉重的东西出来了。我认为,在沧州如今的情况下,爱惜人力为好。”

“爱惜人力?你不是一直都在让张琛和二弟调查无田无业闲人吗?既然闲人这么多,给他们找点事情做不好吗?为什么还要爱惜人力?”

见朱廷芳似笑非笑看着自己,张寿微微一愣,随即就若无其事地说:“就算沧州闲人多,也一样不能滥用,毕竟,马骝山不在沧州城,就算马车运两车十几个人过去,来回得三天吧?几百上千斤的石碑,需要的人手也不是一个两个,还要考虑到进去是否会有危险……”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朱廷芳直接伸手示意打住,这才露出了一丝笑容:“其实,我也是这个意思。”

张寿顿时气结。你也是这个意思?那你还来怼我干什么?

仿佛没看见张寿的怨念,朱廷芳自顾自地说:“没必要为了一块来历不明的石碑,就大动干戈。毕竟,古今通集库里那些无从解读的太祖手稿,其实早已经多如牛毛,不缺这一块石碑,有拓本就足够交差了,我又不是莹莹。但望海寺声称,一部分地道是明熙年间挖的。”

喜欢乘龙佳婿请大家收藏:(www.didawx.com)乘龙佳婿嘀嗒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乘龙佳婿最新章节 - 乘龙佳婿全文阅读 - 乘龙佳婿txt下载 - 府天的全部小说 - 乘龙佳婿 嘀嗒文学

猜你喜欢: 战场合同工北宋士大夫的非人生活执宰大明新特工学生大明都督超级军霸邪龙狂兵抗战之重生李云龙舌尖上的大宋汉皇刘备明末边军一小兵帝国吃相宋缔开艘航母去抗日我是秦二世斜风龙魂特种兵间谍的战争覆汉终极妖孽狂兵诡三国明鹿鼎记开海唐砖谍海猎影我是一个原始人
完本推荐: 执宰大明全文阅读不二之臣全文阅读横扫荒宇全文阅读修仙高手在365bet手机在线_365bet备用网址日本_365bet评级全文阅读颠倒异界的杂货店全文阅读猛虎教师全文阅读算命大师是学霸全文阅读八零后少林方丈全文阅读光之子全文阅读打个电话给大侠全文阅读戏精女配[快穿]全文阅读网游之巅峰帝皇全文阅读虫临暗黑全文阅读鬼神无双全文阅读神霄煞仙全文阅读小蛮腰全文阅读绝色狂妃全文阅读别逼我撩你全文阅读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全文阅读黄河古事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全球高武最强弃兵高魔地球我在杀戮中诞生大明都督诸天万界之帝国崛起荒野王座机战无限一剑飞仙血与火的赞歌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武破九霄败家系统在花都重生修仙在365bet手机在线_365bet备用网址日本_365bet评级造化之王海贼之文虎大将美食猎人无敌升级王捡漏末世异形主宰从仙侠世界归来女战神的黑包群山村最强小农民克斯玛帝国武破九荒武裂天穹末日崛起365bet手机在线_365bet备用网址日本_365bet评级之少年仙尊重生之绝世大小姐天下第九

乘龙佳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乘龙佳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乘龙佳婿txt下载手机版 - 府天的全部小说 - 乘龙佳婿 嘀嗒文学移动版 - 嘀嗒文学手机站